黎子茗_

Q:喜欢下大雨的时候吗,它给你什么样的感受?

喜欢,每次下雨睡觉就特别香,和有的女生不一样,我不仅不害怕打雷,雷打的越响我越高兴🌚🌝

『魔道乙女』塞班 ! ! !

☞ooc算我的

☞撞梗致歉,纯属巧合

☞旧梗再用

☞涣/澄



以下正文


……………………………………………………………………………………





今日蓝涣总觉得你怪怪的,好像总是在刻意躲着他似的,可算在午饭后把你给抓住了。


“夫人今日怎总躲着涣呢?是发生了什么吗?”

“我…我今日和景仪到山上驱赶野兽,大白太兴奋了追着那野兔子跑丢了……阿涣,你别生气。”

“不会,我何时生过夫人的气。”


大白是新年时别家宗主给蓝涣的一只灵犬,调皮灵动的很,雪白的毛色甚是讨喜。


“这样说起来,今天还真是一直都没见到大白,不过说起来好歹是只灵犬,不会受伤的。”

“可是……阿涣不是很喜欢大白的嘛。”

“若是夫人实在担心,不如上山去找找,涣陪你去。”


…………………………


“大白 ! 大白 ! 大白 ! ! ! ”

“大白 ! 你快出来 ! ”

“大白 ! 我们回家啦 ! ! ! ”

“大 … 咳咳 … ! ”


一进山你就开始喊,现在嗓子隐隐有些发痛。

“阿涣,你喊吧,我嗓子疼。”


蓝涣笑了笑,拍拍你的背帮你顺气,另一只手放在嘴边吹了声哨。


……没动静……


……还没动静……


“大白呢?我让你喊你吹口哨这么小声他能听到吗?你……”

话还没说完,就听到从远处传来“叮叮铛铛”的铃铛声。


“诶?大白 ! 是大白,回来了 ! ”

只见树木间那快速移动的白团子越来越近,最后几步时一跃而起,向蓝涣扑了过去。


“哈哈,大白快下去,你身上很脏的。”

“好你个大白,我喊你喊的嗓子都哑了,你看都不看我一眼?”

说着,大白从蓝涣身上下来,围着你转来转去。

“看你脏的,”你伸手在他头上摸了一把“走,回家给你洗澡去。”





江澄喜欢狗,这几乎人人都知道。自从金凌当上宗主之后,江宗主除了处理宗务就是处理宗务,终于耐不住寂寞,让弟子求了只灵犬来。

 

你嫁进来时,那狗已经长大了,神气得很。

一次你带着新进门的弟子去夜猎时,狗也跟着。因为都是新人,所以都是些最普通的凶尸。那凶尸一靠近,狗就开始狂吠不止,追着凶尸不见了踪影。

 

…………………………

 

你轻轻推开门,左看右看,见江澄坐在榻上喝茶,心里猛地一紧。

 

“阿澄……”

“怎么了,哭什么。”

江澄最看不得你哭,他往旁边挪了挪示意你坐下,你怎会不明白他的意思呢?不过……

 

“江宗主,我对不起你,哇! ! ! ”

你越说越委屈,憋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倒是吓了江澄一跳,连忙哄你。

“不哭,哭了就不好看了,你跟我说说,怎么对不起我了?”

“我把狗弄丢了……”

 

…………………………

 

“狗 ! ! ! ! ! ”

“狗你出来 ! ”

“狗呢?狗 ! ! ! ”

你撑腿喘着粗气,你们,不对,是你喊了好久,这狗他连个动静都没有。

 

江澄在旁边看着你,也不帮忙,说是因为你弄丢的。但是连叫带喊,摇铃铛,扔飞盘也没把狗找出来。

 

江澄从包袱里拿出一个纸包——是你从娘家带来的牛肉,专门给狗吃的,狗每次都吃的特别香。他还专门找厨娘热了一下,香气扑鼻,着实令人嘴馋。

 

果不其然,没一会儿就看见一团黑影“飞”了过来,叼走了江澄手上的肉,在一旁“吧嗒吧嗒”吃着。

 

“这狗怎么这么狗,喊你快有一个时辰了也没见你有啥动静,一块牛肉就把自己卖出来了?! ”



…………………………………………


懒得取名字,“狗”还可以吧,挺直接的。










『魔道乙女』你和他的爱情故事①

☞蓝涣/现代

☞第一人称,讲故事

☞ooc算我的

☞撞梗致歉,纯属巧合

☞个人娱乐,切勿上升

☞内含私设,雷者勿入(私设@芙嘉 )



以下正文


……………………………………………………………………………………




女生视角



一切的一切都要从一颗智齿开始说起……


当时我刚上大学,正是打扮自己最爱美的时候。奈何从小牙口就不好,现在长大了,长出智齿来了。其实并不是害怕牙医,而是拔了智齿的话脸会肿,就不好看了,只不过疼是真的很疼,都不能吃好吃的,所以我鼓足了勇气,终于去看了牙医。


我们便是从那天相遇的……


蓝涣是医院比较有名的牙科医生了,年轻有为,主要是长得还帅,让他给我拔牙想想也挺美的。


拔完牙后进行着一系列流程,各方面检查和最基本的刷牙以及……加微信,嘻!


……


我第一次约他出来时紧张的不得了,舍友们知道我要去和男生约会也都兴奋的不行,一个个的给我挑衣服做头发还设计起了妆容,毕竟自家猪要去拱别的小白菜去了嘛。


我们一起逛小吃街,一起吃饭,一起看了电影,总结下来过得还是很顺利的,而且有点小浪漫。


之后一到周末,不是我约他就是他约我,时间久了,关系越来越亲密,互相越来越了解,感情也在慢慢升温。


……


我们正式在一起的那一天是一个六一儿童节,蓝涣约我出来去游乐场玩,在他送我回家的路上,我正像个小孩子一样戴着兔耳朵玩儿着水枪的时候他突然来了一句:“这么可爱,要不要做我女朋友。”


我愣住了,本来以为是我要向他表白的,爱情来的太快,我的小鹿有点受不住。


感觉时间过了好久,我终于缓过了神,痴痴的点点头,然后又突然开心的大笑起来,转圈圈~跳高高~要抱抱~


……


我和他在外边儿租了房子同居,这才看清楚蓝涣这个男朋友表面上温柔,但其实是一摘眼镜就原形毕露的斯文败类。


咱长得虽不是倾城倾国但大美女,但也是有能力撩到蓝涣的小美人儿。这不,大一的开学了,我也升为大三的老学姐了,只是开学当天就有两个学弟要加微信,奈何脸皮子薄无法拒绝,现在加了回去再删也可以。


不过回了家就把这事儿给忘了,还没等删就让蓝涣给看见了。


“这人是谁?”

“哦,开学来的学弟,找我要微信没好意思拒绝,没来得及删呢。”

“老婆长得太美了,这么多人都想和我抢老婆,啧啧啧”,蓝涣从后面抱住我,下巴抵在我的肩上“你只许是我的。”


……


现在的社会,只是大三毕业怎么能行呢?于是我又考了研究生,找了兼职工作,此时我们在一起已经有四年了。


我们还是和以前一样,工作的时候都很努力,空余的时间一定是留给对方的。这四年的时间里,我们养了猫,每次们在一起时不一定是去外面逛街,有时就是自己做饭或点个外卖,放上电影,喝上两杯,两人一猫,也是别种浪漫。


……


心里想过无数次:“这辈子,就他了。”






男生视角



她叫季云舒,第一次见面是在医院,她长了智齿要拔牙,当时互加了微信,过了几天她给我发了自拍,两边脸肿的像只小包子,圆圆的,很可爱。


……


第一次约会,是她叫我出来的,当时真的很紧张,因为从没和女生单独出去过,不过我要表现得更从容而已。我们看的是喜剧片,身边的女生抱着爆米花,一边吃一边看,时不时地“哈哈”笑两声,她看的很认真,也很可爱。


……


我们经常一起出去玩,时间久了,她在我心里的感觉越来越不一样,看见她就想笑,她伤心的时候会心疼,不想让别的男生靠近她。我想,我是喜欢她的。


她大二时的一个六一儿童节,我约她出来去玩儿,很开心,戴着兔耳朵玩水枪,真的很像小孩子。


是我给她告的白,她听完我说话,就呆呆的看着我,我原本以为她会拒绝,可是过了一会儿有点了点头,我刚要开口说不用不好意思拒绝什么的,她突然很开心的转圈圈,跳上跳下的,最后还抱住了我,当时我的心真的跳的很快,身子软软的,头发香香的。


……


有一次是她开学,当时她已经上大三了,大一开学当天她回家就去整理作业了,手机在旁边一直响不停,我不想看她隐私,可是我还是无意间撇到了“……学姐……好看……喜欢……”,我问她,她说是大一学弟,不好意思拒绝加的。


其实我心里挺生气的,我老婆被人看上了,换是哪个男人都会不高兴吧。我抱着她,抱的很紧,我吃醋,有点生气,又怕吓着她,只能这么抱着,不让她离开我。


……


小猫是捡的,现在越养越肥了。我们现在只有工作空余时间能在一起,不过哪怕只是空余时间也很幸福,每天一起吃饭,有时间看个电影,枕边躺着的是她。


……


现在时晚上十一点三十分,她已经熟睡了,我缓缓的起床,走到书桌旁,打开书包把我准备的求婚戒指拿了出来。


“明天,我会亲手将它戴在你手上。”


『魔道乙女』今天端午,我们去玩叭

☞涣/澄

☞ooc算我的

☞撞梗致歉,纯属巧合

☞我知道周四才端午,但我就是想今天发


以下正文

……………………………………………………………………………………



记得蓝涣跟你说过,每次过节都会陪你的。


盼望着,盼望着,端午节到了,蓝涣终于可以陪你了!


“阿涣!”

一觉醒来,你以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马上跑到了蓝涣处理公务的书房去找他。果然,你家阿涣正端端正正的坐在案桌前看卷宗呢。

“嗯?今儿怎的起这么早?”

蓝涣见你走来就往边儿上凑了凑给你腾出了地方,你没有坐下,反而拉起他的手示意他站起来。

“阿涣,今天端午节,你说过要陪我的,别忙了,和我去玩吧~”

到底还是刚睡醒,饭都没吃就过来了,声音软软的还略带撒娇的语气,听的蓝涣心软的一塌糊涂。

“好好好,不过你要先吃早饭,我去吩咐厨娘给你煮些粥,你就在这儿等我回来。”


…………


“我吃饱啦!”

“这就饱啦?怎么吃这么少。”

你一心想着去玩儿哪儿吃的下饭,为了逃避话题也就没回答他的问题,自顾自说着。

“我等这一天等好久了,早就做了纸鸢,你一个我一个,我们一起放纸鸢!”

取了纸鸢,你们便一起下了山,终于在山后找到了一片空草地,一眼望去看不到边。


对于放纸鸢这件事,你从来没干过,只是觉得这玩意儿好看,便学会做了。你站在一边,蓝涣慢慢地把纸鸢放向了空中,轻轻扯着线,眼看着纸鸢越飞越高。

“哇!好高啊,阿涣你给我,我也要试试。”

他把手中的线给你,握着你的手教你怎样放线。不过,你是过来玩的,不是过来学东西的,所以你轻轻对蓝涣说:“阿涣你放手,我试试会了没。”


话是这样说,蓝涣刚一放手,你就xiu的跑了出去。

“姑娘你跑慢点儿,要是摔了就不好了。”

“哈哈,蓝涣,你看着纸鸢非得多欢,这才叫鸢嘛!”





在江澄的寝室外的小院儿里长了棵老歪脖子树,老歪脖子树上绑着个秋千,那是之前给金凌绑的,现在娃子长大了就一直闲置着,没人拆也没人用。


今儿个端午,江澄叫了送了些米豆子啥的,本来你们俩在院子里包粽子,可是,这个秋千它太显眼了,是不是吹起来的小风总是让秋千晃来~晃去~晃来~晃去~导致你总是忍不住去看它。


“想玩儿吗?”你正看着,江澄冷不丁儿的来了一句。

“啊?”

“我说秋千,你想玩儿吗?”

你还是看着它晃来~晃去~晃来~晃去~终于还是说出了口:“想玩儿。”


他起身走到秋千旁,仔细地检查着确保秋千没有损坏,然后又用湿布把秋千擦净这才叫你过来。


你坐上秋千,心里又激动又害怕。你激动是江澄推你玩儿秋千,害怕也是江澄推你玩儿秋千,你害怕他把你推出去。


怀揣着复杂的心情,坐上了秋千。起初,他推得很轻,只是慢慢晃动,逐渐开始加了力道,知道一个江澄认为合适的高度才不再用力,但是这个高度搞得你心里痒痒的。

“晚吟,在高些。”

“再高把你甩出去了。”

“……”

江澄并没有想你担心的那样,相反,他很细心,所以你也不再担心,放开了自己。

“晚吟,你再推高些嘛!”

“摔了我可不管你啊。”随是这样说,但他并没有加太多的力,嗯……一点点?

“晚吟你再高些嘛~我要飞!”

“飞?你飞哪儿去,哪儿也不许去!”

你偷偷看着,江澄全程都没有太大的表情,只是嘴角上扬而已。

渐渐的,他加了力道,你“飞”到了不能再“飞”再“飞”就真“飞”的高度。


“啊~哈哈,好高吖!”


……………………………………………………………………………………


题外话


①把俩姑娘写的像神经病是我的错🤐

②你们不要跟我杠说“江澄是云梦的,南方的,说话没有儿化音的”。在此我想说我也多次把“儿”删了又加上了。但是,我作为一个北方人,我看到“玩”它后面没有“儿”,说话没有儿化音我难受!我不舒服!所以,到底我还是把“儿”加上了😊

③我表示我不吃肉粽,甜粽它不香🐴


『蓝涣X你』犹抱琵琶半遮面

☞婴儿学步车🚗

☞内含:涣

☞ooc算我的

☞撞梗致歉,纯属巧合

☞个人娱乐,切勿上升


以下正文


……………………………………………………………………………………



夏季昼长,已是戌初之时,天并没有完全黑,但月亮已经探出了头。不过也只是探出了头,被云雾缭绕,周围的星星也是朦胧模样。


姑苏湿气重,天晚了,凉了,起了雾。你坐在柳树下,蓝涣坐在你对面。你怀里抱着琵琶,云鬓高挽,横插玉簪,微闭双眼,手指在琴弦上游走……


蓝涣看着眼前的女孩儿,绿柳映衬着你白皙的皮肤,雾气笼罩,有泉水蝉鸣虫叫附和着你的铮铮琴音。


风儿轻,月儿弯,人儿美,还有星儿相随。


他嘴角微扬,满眼温柔--眼前的仙女儿是他的夫人,这是何等美景!


曲毕,蓝涣见你还没有从曲子的情绪中走出来,款步走到你身边,轻轻坐下,抬手将你搂在了怀里。他抚摸着你的背,低头轻啄在了你的脸上,随后低语道:“夫人这辈子,只能给涣一人弹琴,你这般美的模样只能我一人看。”

你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放下怀中的琵琶,双手环抱住他的腰,靠在他怀里蹭了蹭,寻了个舒服的姿势。


已是戌正时,天已经完全黑了,抬头看山,看云,倾耳听风,听水。


真想就这样,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想,心上人就在身边。


回到寒室,关上门窗,脱衣,沐浴……


他就坐在你身后,虽说已经成亲了,但蓝涣一直很尊重你,现在你们以果相待,你完全不敢回头。蓝涣开始只是轻轻的往你身上撩水,并不敢动你,但……男人终归是男人,他的手开始有意无意的触碰你,后来直接抚上。你们二人早已成亲,对于蓝涣的举动你虽然感到不习惯,却也不抵触,因为他是蓝涣……


他慢慢靠近你,从后面环上了你的腰,歪头轻柔的吻在你的唇上


……



…………………………


打个擦边球别怪我,给你们留了想象空间,大胆一点,只要不说出来没人会知道你脑子里开的是轿车还是火箭,现在不会写车,也不敢写车,如果我能学习并领悟到车车的精髓的话会考虑把婴儿学步车升级到儿童自行车。


介意勿喷,谢谢 

😊😊